8828彩票-8828彩票娱乐官网 
欢迎访问,登录注册    

李鱼的目光向众人脸上轻轻一扫,众人被李鱼这

来源:未知 发表时间:2018-08-09 23:17
“走,我带你去你处嘱咐一声,以后,那儿就是你当家了。”乔大梁笑微微地向外走去,门外,陈飞扬正站在那儿,一见人家出来,赶忙点头哈腰,呲牙一笑。
 
    乔大梁也不理他,径直向外走去,李鱼随后出来,陈飞扬很自觉地等他出去,屁颠屁颠地跟在了后面。
 
    饶耿这处办公之地说是三进院落,可纵深着实不小,因为每一进院落,左右两厢都是长长一排屋舍,各种大小头目依据职能分据其间,如同官府的签押房,来办事的各色人等
 
进进出出,十分繁华。
 
    昨儿这里发生了两件事:饶大爷死了,李大爷上位。
 
    人人都知道这件事,所以各房头目今儿一大早就全都来了。他们的神色倒还平静,你想,就连西市王平均担任时间都不过两年,就会因为各种缘故换人,也就常剑南坐了十年
 
了,依旧稳稳在上,更何况现在只是换了个小头目,这些人已经司空见惯了。
 
    乔大梁领着李鱼到了这处府邸前,赫然看见门楣上挂着一副牌匾:西市署!李鱼之前虽然拿着杨思齐那儿的图纸把这幢建筑研究了透彻,却不包括这些附着的东西,这也是他
 
头一次来到饶耿居处正门,见到这副牌匾。
 
    李鱼心道:“好大胆子!堂而皇之就挂上了西市署的牌子,当你是官府么?”
 
    李鱼刚想到这里,就听一声凄厉的尖叫:“奸贼,还我郎君命来!”
 
    李鱼霍然抬头,就见一个妇人浑身缟素,十指尖尖,两眼红肿,厉鬼般向他扑来,后边还跟着几个披麻带孝的家人。那妇人颇具姿色,只是眉梢斜吊,颧高唇薄,未免影响了
 
她的美感。
 
    李鱼一看她奔跑之姿,就晓得是个不会武功的普通妇人,而且听她一喊,就晓得必是饶耿的妻室。这样倒是不便动以拳脚了,李鱼更犹豫不知该如何应对,那妇人已恶狠狠扑
 
到面前,尖尖十指似乎要挠上李鱼的眼睛。
 
    李鱼脚尖一沉,正欲疾退,一旁突然冲出七八条大汉,两人一个,将那妇人及其家人拧臂捂嘴,迅速拖走。
 
    片刻之后,他们被拖进的一条小巷内就传出叱喝声、叫骂声、殴打声,阳光斜照,映在墙上,还能看见地上挣扎的人影,施以拳脚的壮汉的“英武之姿!”
 
    乔大梁淡淡一瞥,不动声色地看向李鱼,李鱼往那巷中一瞟,也是神色淡定,毫无异样。乔大梁心中对李鱼的评价又高了几分,微微伫足,肃手道:“请!”
 
    虽然他的地位远高于李鱼,但李鱼今后才是此间主人,再加上对他正加器重,得给足他面子,乔大梁竟尔相邀,与他并肩而入。
 
    李鱼微微一笑,这时不是礼让的时候,便上前一步,只是向他拱了拱手,以示尊重,便并肩走进去。
 
    迎在门口的那些大小头目互相递了个眼色,这位新头领在他们心目的份量比之前的估计便加重了几分。
 
    李鱼其实一开始确实有些讶异,不过他毕竟事先已经考虑过今日上任有可能遇到的各种事情,有些心理准备。再看那些大汉扑出来的时机,马上就明白过来,这不过是西市署
 
的人故意纵容,为的就是抻一抻他李鱼的斤量。否则那妇人就算有胆子来这里吵闹,也断然不会被他们靠近过来。
 
    乔大梁与李鱼并肩入内,在第一进院落里就有一座大堂。这三进院落均有厅堂,每往里一进,厅堂规模越小,属于大堂、三堂和三堂。饶耿遇刺之处就是三堂,已是极私密的
 
所在了。
 
    乔大梁到了大厅,并不就坐,只是潇潇洒洒地一站,笑吟吟地道:“常老大吩咐,这西市署,今后就是李鱼负责了。一会儿,你们跟李鱼彼此见见,今后齐心协力,还当为常
 
老大尽力办事。”
 
    众人乱烘烘应喏一声。
 
    乔大梁又转向李鱼,向上指了指,道:“咱们这儿,常老大之下,有四梁、八柱、十六桁。四梁八柱是上边人,十六桁与你平起平坐,余此之外,都算是下边人。
 
    另外呢,饶耿这边,较其他十五桁还有些不同,官府那边的职司,也是饶耿这边的人兼着的。这些事千头万绪的,一时也说不清楚,你先跟兄弟们熟悉一下,慢慢来。三月两
 
月的搞清楚就好。”
 
    李鱼心道:“三月两月?我哪有那么多时间,争取一个月内,把勾栏院那班人安排妥当,我就得远走高飞了。”
 
    甩手大掌柜乔向荣说完这番话,点点头道:“得嘞,我那儿杂务太多,就不多耽搁了,这是你的地盘儿,你跟手下兄弟们亲热亲热吧,我走啦!”
 
    除了李鱼—愕,其他众人都习以为常似的拱手轰然一声:“送乔大梁!”
 
    李鱼忙不迭要送出去,乔向荣摆摆手:“你们聊你们的。”便一步三摇,跟只鸭子似的晃悠了出去。
 
    ************
 
    此时,道德坊勾栏园“遗址”处,深深和静静两位姑娘正站在康班主面前,刘云涛和华林站在康班主左右。后边都是勾栏院那些无家可归的伎人。
 
    深深和静静刚把李鱼的安排跟他们说完,康班主两眼发呆,脸上红一阵、白一阵的,过了半晌,突然狠狠一记耳光扇在自己脸上:“我错了!我这双老眼,真是瞎了啊!怎么
 
就会怀疑了李家郎君,李郎君义气千秋,我不该误会了人家呀。”
 
    康班主说着,已是老泪纵横。
 
    刘云涛手里拈着一把磨了一半的尖刀,上次去“东篱下”的武器已经被没收,不曾发还,也不知他从哪儿淘弄来一把锈刀,此时已经磨得锃亮,只是锋刃上的豆粒大的缺口尚
 
未完全磨好。
 
    刘云涛哆嗦地拿着那把刀,刀从手中忽然滑落,刘云涛卟嗵一声跪在地上,号淘大哭:“娘子、乖囡,你们听到了吗?咱们的大仇人已经死了,你们可以瞑目了,可以瞑目了
 
啊……”
 
    华林一张秀气白净,跟女孩儿似的脸庞,胀.红得跟刚会下蛋的小母鸡儿似的,双手拢在背后,袖子里有一只写着李鱼名字的小布偶,上边扎着针,华林摸摸索索地把针拔了,
 
双手扭呀扭呀,直到把那小布偶撒成了片片碎片,偷偷扔到地上。
 
    康班主拾起袖子,用力一抹眼泪,道:“我误会了李家郎君,我得去向他当面请罪。”
 
    深深急忙拦住他,道:“小郎君叫我们来,只是担心大家伙儿担心前程,想叫大家放心。小郎君今日刚往‘东篱下’去上任,还不知要面对什么样的局面,此时不宜相见的。
 
 
    康班主道:“今日若不请罪,我这良心放不下。西市我不便去,那……”
 
    康班主的目光定在了深深和静静脸上:“你们如今是住在李家郎君府上吧,领我去,我去李家门前候着,等他回家!”
 
    “对!李郎君,大恩人呐!他为我们,做了太多事了,我们得当面向他道谢!”
 
    勾栏院这班人沸腾了,男人一个个胀.红着脸儿,妇人很多都抹起了眼泪,簇拥到深深和静静身边,二人招架不住,忙不迭地向后退去。
 
    ************
 
    西市署大账房是个留着一撇鼠须的三旬中年人,尖下巴,瘦削脸儿,身材也不高,眼睛狭长,就算睁到最大也只是露出一道缝隙,不过那缝隙中偶尔露出的光芒却满是油滑精
 
明之色。
 
    此时,他已兼了幕僚师爷的身份,笑眯眯地给李鱼介绍着:“老大,咱们中院儿,左厢各房,属于西市署。右边各房,属于平准局。前院儿,主要是各肆的肆长、各区的胥师
 
,贾师、司暴、司稽、质人、廛人、司门、司关、税吏……”
 
    陈飞扬恶狠狠地盯着这位大账房,卑微小人物也是有理想的,他的理想就是有朝一日从这位大账房手中夺过师爷的职位。不过,现在大账房说的这些职务,他都还不明白都是
 
干什么的。
 
    大账房价绍道:“总管各个区段的是胥史,肆长是负责交易和管理的,贾师是负责物价的,司暴与司稽是负责市内治安和暴力事件的,质人是管理市场交易书契的,廛人是管
 
理邸舍和仓储的,司门是负责启闭市门的,司关是管理货物出入的,税吏当然就是负责征收税金的……”
 
    李鱼越听越不对劲儿,哥们加入的不是黑社会么?就算没有什么香主堂主坛主,红花双棍,白纸扇一类的职位,也不应该有这么古怪的职务吧?怎么听着像是官府设立的职能
 
 
    李鱼忍不住向他询问,那大账房呆了一呆,失笑道:“本来就是官府设立的职务啊。官府不把这些职务交给咱们,这西市咱们如何打理?”
 
    李鱼听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,这满堂高矮胖瘦、满脸横肉的汉子们,居然都他娘的是官?
 
    李鱼忍不住问道:“这……都是官府委任的?”
 
    大账房解释道:“自然不是,像我们呢,都是有其岗位而无编制的人。”
 
    李鱼这才明白,敢情这些歪瓜裂枣儿都是临时工,早说不就明白了。
 
    大账房道:“咱们西市署归太常寺管辖。由太常寺官方任命下来的有品秩的官儿就三个!不过呢,这些官儿其实都是由咱们常大爷决定的,用谁,只向太常寺报备一下就成,
 
所以虽有官印,跟一般的官儿还是大大不同的。”
 
    李鱼问道:“那咱们这西市署由官方任命的官儿都是谁呢?”
 
    大账房脸色一囧,讪讪地道:“他们三个……昨儿都暴毙了!”
 
    李鱼听了更窘:“呃……”
 
    大账房屈指数道:“由太常寺任命的西市署官员,只有两丞一长。这左右两市丞呢,原本就是麦晨、荣旭。现在他们的职位正空悬着,得由您来决定让谁继任,再报备太常寺
 
一声即可。”
 
    李鱼讶然道:“我决定?”
 
    大账房理所当然地点头:“当然!因为您是市长啊!”
 
    侧方屏风后,前来考察李鱼赴任情况的良辰美景瞧见他一脸茫然的神情,美景忍俊不禁,急忙掩住嘴巴才压住笑声,小声对良辰道:“姐,你看他傻傻的样子,多好玩!”
 
    良辰道:“新官上任三把火。他这第一把火还没烧呢,耐心瞧吧,傻不傻,那时才知道。”
 
    李鱼站在大堂上,左看看,右看看,心中忽然浮起一个荒诞的想法:书记呢?
 
 第265章 只争朝夕呀
 
    那大账房向李鱼介绍完了在场的大小头目,又向李鱼介绍起了由他们负责的十三街区。
 
    实际上,李鱼的职务职权比较混乱,若是依照官方身份,他算是整个西市的市令,负责整个市场的管理。但实际上,真正的西市主宰是常剑南,就算没有常剑南,也一定会冒
 
出一个常剑西,常剑北来,如此庞大的市场,如此巨额的利润,不可能真由一个太常寺任命的小小市令来把持。
 
    所以,实际上李鱼控制的只有十三区,那大帐房也就重点向他介绍十三区。这十三区处于整个西市的西北角,是属于后开发的一片区域,乔大梁为了整个西市的统一管理,把
 
相邻、相近的一些生意全都集中到了那里。
 
    十三区共分四大功能版块,一个是生活服务区,诸如箍桶的、掌鞋的、刷腰带的、补角冠的、修扇子柄的、淘井的、做司仪的、算卦的、修发净面的、丧葬用品的、贴画纸画
 
的……
 
    第二版块是生活用品区,柴米油盐、肉食、医药、成衣、小吃,角抵戏车斗鸡傀儡戏等即兴小型娱乐表演项目。
 
    第三版块是花果时新、海鲜野味、水陆八珍、食物宠物, 简而言之就是花鸟鱼市兼水产品市场。
 
    第四版块是铁行、秤行,牙行兼人才市场。这人才市场可不只是一群秀肌肉的糙汉子,各种手艺人都集中于此,除了力工和手艺人,还有一块利润丰厚的,就是‘女仆’交易
 
 
    阳光之下,黑白之间,总会有一片灰色地带的存在,这女仆交易当然不仅仅是正常的主仆雇佣交易,隐藏于表象之下的,还有人口买卖,只不过这儿的女奴交易基本上都是西
 
域西方、南洋诸岛、东瀛海外的商贾们带来的异国女子。
 
    因为大唐如今虽然还有半奴隶性质的部曲从属,但是已经没有真正的奴隶制度,本国人口贩卖一旦被发现,卖主买主都会受到严厉制惩。而异国女子,语言不通,逃跑不易,
 
一旦被发现,因为是异国人,惩罚力度也小,大多罚款了事。而且官府没办法把那异国女子遣返回去,大多也就默认了买家对她的拥有。所以这生意虽隐在暗处,实则很是红火。
 
    李鱼听大账房介绍,感觉自己所辖业务倒还真是多姿多彩,包罗万象,不过,他也注意到,珍奇珠宝、皮货裘衣、瓷器丝绸等高档货物在自己辖理的区域内却一点也没有。
 
    西市与东市不同,东市专走高档路线,屌丝直接滚蛋,中产只能看看,真正的富豪权贵才有实力在其中消费。
 
    西市则走的全民路线,三教九流无所不容,货物也是高中低档俱备,所以西市一样有高档珍奇,但李鱼负责的十三区并没有这些东西,显然他所辖区域并不是西市利润最高的
 
核心区域。
 
    饶耿敢自夸西市之虎,应该是十六桁中排名第一、实力最强的,但他掌管的区域却不是最好的,那么最好最肥的地盘应该是掌握在八柱手中了。
 
    李鱼暗暗分析着,对众人道:“承蒙常老大、乔大梁抬爱,李某今后就要与各位兄弟共事了!”
 
    众人向他乱烘烘拱一拱手,李鱼又道:“拜托各位如何扶持关照李某、李某如何投桃报李有所担当的话,我就不多说了,李某人品如何本事如何,与诸位交情如何关系如何,
 
都是处出来的,不是说出来的,大家说是不是?”
 
    就这一句话,众人对李鱼便有些刮目相看了。任谁上了位,哪怕肚子里再没墨水儿,也一定得啰哩吧嗦面面俱到地说上一气,跟老太太的裹脚布似的又臭又长,新官上任嘛,
 
惯例如此。
 
    在场这些人都知道这位新老大与前老大有些私人恩怨,据说……前老大就是被这位新老大干掉的,干的干净俐落,手段诡奇,以致大家只能传说而无法验证。
 
    因为这些,所以大家认定李鱼到后来必有一番精心准备的赴任宣言,肯定会先撇清谋杀前任的嫌疑,再含威不露地恫吓大家一番,最后再封官许愿,给大家一个甜枣儿,软硬
 
兼施,收买人心。
 
    谁料李鱼竟是如此表现,不走寻常路的李鱼,着实是令人耳目一新的一股清流啊。
 
    这个老大~~~不寻常!
 
    众头目叉手而立,唯唯喏喏,心底里却对李鱼暗暗做着判断,李鱼的城府、气度、境界,无形中在他们心里又拔高了一层。
 
    如果他们知道会玻璃心碎了一地。
 
    李鱼又道:“坦白说,今日与诸位兄弟刚刚相见,一下子听了这么多的名字,这么多的身份,见了这么多的面孔,李某现在是根本记不住的,但是,来日方长,我……总会认
 
得、记得的,是吧?”
 
    李鱼的目光向众人脸上轻轻一扫,众人被李鱼这样一看,再听到他这句大有意味的话,众头目不由得心头一凛,反复品咂,竟发现李鱼这句话似乎大有玄机,心中更是凛凛。
 
    李鱼把陈飞扬拉到面前,拍了拍他的肩膀,笑道:“我,李鱼。这位,是我兄弟,陈飞扬,以后也要与大家一起共事的。就只两个名字,两张面孔,相信大家记住了吧?”
 
    陈飞扬被李鱼一介绍,登时满面红光,胸脯高挺,只是令他遗憾的是,李鱼并没有宣布由他担任幕僚或者干脆任一个市丞。
 
    李鱼说完,目光再一扫,这次众人竟不约而同地应声答道:“老大放心,我们记下啦。”
 
    这句话说的如此整齐,众人说完便是一愕,脸上微微有些发热。毕竟大家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再加上他们上一任老大死得蹊跷,此时应该稍微矜持一些的,这么快便表现
 
的过于恭驯……有点丢人。